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这是我们熟知的“蝴蝶效应”。


看似夸张,却有迹可循。


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都能引起如此巨大的连锁反应。


那如果发生了地壳碰撞、火山爆发、陨石坠落这样强烈的变动,又将引起怎样的巨变呢?


这部纪录片拍了出来——


《秘境星球》

Mysterious Planet

2020.2.20



别误会,这片要讲的可不是什么地质风貌、自然风光。


它聚焦的,是地球上各种各样的稀有动物。


探索的,是它们的生存现状,以及它们在繁衍和进化过程中的奥秘。


那这和前面说到的各种强烈变动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可大了去了。


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


几千万年前的一次陨石坠落,可以影响今天某些动物的饮食习惯;


数万年前的一次地壳运动,可以影响众多动物的进化和繁衍;


几千万年前的一次板块碰撞,可以让某种动物诞生。



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


所以说这部纪录片是“一场穿越时空的物种演变探索之旅”,一点也不为过。


而且,它与以往聚焦动物的纪录片还不太一样。


它不只是单纯地记录这些动物,还配以悬疑的配乐+解说,赋予了他们戏剧性。


目前为止,看的人不多,但看过的都说好。


豆瓣稳定在9.0。



>>>>神秘岛屿的未解之谜


在亚洲与澳洲之间的热带海域上,有着一个神秘的岛屿世界。


这片奇妙的领域中,坐落着大大小小数万座岛屿。


每一座岛屿上,几乎都住着极其珍贵罕见的生物。


比如科莫多岛。


它因巨蜥仍在这里存活而闻名于世。


科莫多巨蜥,体长超过3米,是如今已知存在的最大的蜥蜴,被称作“蜥蜴之王”。



你可别看它一副哈喇子满地的憨样,实际上它可危险着呢。


虽然长得不高,它却可以捕食比自身体积还大3倍的水牛。


而且,还是一招致命。


战斗值这么强?其实不算是。


与其说是战斗值强,不如说它开的挂厉害。


对抗猎物,它有一个必胜的秘密武器——毒液。


一口下去,能迅速抑制血液凝结,甭管对方块儿多大,都得瞬间休克。


下一秒,盘中餐就有了。



不过,这还不是它最牛的地方。


它最牛的,是可以孤雌生殖。


简单点说,就是不用借助雄性的帮助,雌性自己就可以开枝散叶。


按理说,这样的技能在身,它应该不愁传宗接代,流传后世。


但事实却是,它曾一度濒临灭绝。


导致它濒临灭绝的原因是什么?


它又为何只存在科莫多岛上?


答案后面再揭晓。


我们接着说说另一座神奇的岛屿——苏拉威西岛。



它位于这片奇妙领域的中央,从高空俯视就像一个巨大的字母K。


上面覆盖着遮天蔽日的森林,耸立着直指云霄的火山。


栖息在这里的动物,不仅种类繁多,而且都很特别。


黑冠猴。



黝黑的毛发、摇滚朋克的发型、憨憨的表情,是它们的标准特征。


相较于其他猴类,它们的族群规模最为庞大,有时可多大上百只。


所以,和睦相处显得尤为重要。


好在,它们是地球上最能和睦相处的动物。


至于它们为何如此团结,原因尚不明确。


可能是它们憨憨的表情缓和了族群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岛上丰富的食物让它们避免了竞争。


总之,与世隔绝的它们,宛若被时代遗忘的猴子先锋。


美丽、文静、又古怪。


苏拉冢雉zhǒngzhì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这种鸟类,应该就是:


最不靠谱的父母和最顽强的孩子。


何出此言呢?


因为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下蛋不孵蛋”。


它们会直接将蛋下在土里,利用温热的土壤孵化出后代。


一般下完蛋埋好后,它们就会离开。


至于雏鸟的命运,就要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


还好它们生下来就会飞,不然怕是有九条命也不够丢的。



除此之外,这座岛上还有着体型小巧、犹如夜间精灵般的幽灵眼镜猴;



地球上最大的蟒类苏拉威西巨蟒;



像猪又像鹿的鹿豚等等。



每一种动物,都极具特色,甚至有些古怪。


这不禁令人疑惑,这些动物为何存在于此?


又为何如此古怪?


随着时间倒转,答案即将在数十万年前揭晓。


众所周知,大约每过十万年,地球就会经历一次大规模的冰期。


随着冰期到来,越来越多的水分被冻结在两极地区,全球海平面随之下降。


这片奇妙领域独特的地理位置就成了关键。


随着陆桥形成,澳洲与亚洲开始相连,两地的生物也开始在这些岛屿上相互融合。



比如刚刚提到的苏拉冢雉。


它的祖先便是来自澳大利亚,它们在澳洲的近亲也延续了埋蛋孵化的习性。


当冰期结束,海平面再次上升,这些迁居过来的动物也就被永远困在了这里,进化得更加奇特。


这种变化不断重复,这些生物也因此变得更加古怪。


比如像猪又像鹿的鹿豚。


它们的祖先本是来自亚洲的原始猪。


但由于长久处在与世隔绝的苏拉威西岛,它们也渐渐发生了变异。


变异的开端,是它们开始慢慢长出了獠牙。


接着,鼻子越来越细,腿越来越修长。


这使得它们看起来越来越像鹿。


尤其是打起架来,弯弯的獠牙就像用于搏斗的鹿角。



不过下一秒怂怂的样子,又马上变回了猪。


除此之外,有些动物则是通过更加惊心动魄的方式来到这里。


比如前面提到的黑冠猴。


它们的祖先原本是居住在苏拉威西岛以西的婆罗洲岛上。


这两个岛屿之间,隔着一个永远都不会连接的海沟。


那黑冠猴是如何穿越海沟,来到苏拉威西岛的呢?


答案很有可能就是在海啸中被冲过来的。


过程中,它们抓住了一些水草作为支撑,不仅躲过了一劫,还来到了一个新的家园。



还有美丽的华莱士幡羽天堂鸟。


它们如今居住在苏拉威西岛以东的哈马黑拉岛上。


不过,它们的祖先并不居住于此,而是居住在此以东的新几内亚岛上。


一亿年前的一次板块碰撞,诞生了哈马黑拉岛。


在海上漂流了1500万年后,它与新几内亚岛发生了碰撞。


虽然碰撞的时间较为短暂,但对于某些小型动物来说,这个时间用来偷渡足够了。


华莱士幡羽天堂鸟的祖先便是在这个时候登陆了哈马黑拉岛,并逐渐进化成如今的奇异模样。


严格来说,它就诞生于两个板块碰撞的那一瞬间。



再说回我们最开始提到的科莫多巨蜥。


其实,在这片奇妙的领域中,它的身影曾遍布众多岛屿。


之所以科莫多岛成为了它唯一的栖息地,是因为其他岛屿的同类已经灭绝。


而造成它们灭绝的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人类。


至于它们是如何来到科莫多岛的。


原因很简单,它们很擅长游泳。



>>>>被遗忘的森林


一亿五千万年前,地球的地貌与今天大不相同。


那时,南美洲和非洲还连在一起,它们俩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南部超级大陆——冈瓦纳大陆。



后来,因受到地壳深处的巨大力量撕裂,它才分裂开来,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南美洲和非洲。



分裂之后,南美洲继续向西移动。


随着它的移动,它崎岖的海岸线也随之改变。


一片森林逐渐长成,这片森林便是著名的“大西洋沿岸森林”。



它的面积不算大,只有“亚马逊雨林”的八十分之一。


但它所拥有的物种,却完全可以和亚马逊雨林媲美。


这里,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之一,有超过2万种植物和2000多种动物。


而且,其中近半数还都属于当地的特有物种。


这里种类最多的动物之一就是“蛙类”。


不仅足足有550种,其中80%还都是当地特有的品种。


这些青蛙不仅都完美地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且个个还都是捕猎好手。



这里,还藏着一种没有灭绝的恐龙——各种鸟类。


种类之多,多达1000种。


几乎涵盖各种外形、大小和颜色。


有些品种,还似乎未曾完全丢失恐龙的特征。



除此之外,还有鬃毛树懒、食蚁兽、树豪猪等各种各样的稀有物种生活在这片森林之中。



不过,其中最吸引小探的,还是一种体型小巧的猴子——金狮面绒。


从远处看,它们无论是外形还是纵跃的样子,都像是一只小松鼠。


但镜头拉近一看,它们的脸部周围又长着如同狮子一样的鬃毛。


可爱又神奇。



作为实实在在的灵长类动物,它们喜好群居,群体规模一般在10只左右。


在这片丰富的森林中,它们一点也不用为进食发愁,因为它们几乎不怎么挑食。


昆虫、水果都是它们的最爱,刚好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或许是因为营养一直跟得上,金狮面绒大多都会生双胞胎。



作为这片森林的独有物种,它们的进化史也堪称传奇。


研究证明,它们的祖先来自四千万年前的非洲。


那时,非洲与南美洲早已分裂,两地之间隔着数千公里的海洋。


它的祖先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的这里呢?


虽然难以置信,但科学家们认为只有一种可能:


四千万年前,一场风暴席卷了非洲海岸,导致一片丛林漂浮在大海之上。


丛林上,树木的根系和藤蔓抓住泥土聚集在一起。


就这样,几只小猴子就在这片丛林上,漂流了至少15天,来到了大西洋沿岸森林。



这几只小猴子,便是金狮面绒的祖先。


事实上,它们不仅是金狮面绒的祖先,还是这片森林上所有猴子的祖先。


如今,它们已经逐渐演化出超过150种新世界的猴类。


光是金狮面绒的品种,就多达4种。



每次看类似的纪录片,都会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数亿年间,这片森林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


跨越波澜壮阔的大海,挺过灭顶之灾。


如今依旧生机盎然、生生不息。


这不禁令人对这片森林上所有顽强的生命肃然起敬。



可敬畏之余,又感到异常惋惜。


惋惜的是,这片净土终究还是没能逃过人类的魔爪。


随着人口增长,资源日益紧张,森林遭毁坏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其扩大的自然周期。


直到今天,大西洋沿岸森林的面积已经只剩下以前的十分之一。



仅仅几百年间,它迅速缩减成了一块孤岛。


随之而来的,是许多特有物种的灭亡。


到20世纪70年代,金狮面绒也濒临灭绝,世上仅存300只。


曾经的家园被不可跨越的农田阻拦,纵横交错着危险的马路。


家已不再是家,而是一座禁锢它们一生的牢笼。


曾经那片传奇的森林也渐渐被遗忘。



好在,有一部分人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付诸了实际行动。


如今,植被在慢慢恢复,动物也受到了保护。


虽然短期之内效果并不显著,但只要坚持下去,小小的树苗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


事实证明,我们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


过去30年里,植树造林已经重新连接了森林中两块最大的土地,让分离百年之久的物种重新团聚。


今天,曾濒临灭绝的金狮面绒已经超过3000只;



曾被认为已经灭绝的金卷尾猴再次被发现;



2013年,树豪猪再次演化出一个新品种,被命名为“斯帕拉特斯豪猪”。



在拉丁语中,斯帕拉特斯意为“希望”。


你看,只要开始补救,那一切就还为时未晚。


地球数十亿年的年岁里,历经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却依旧能够生机盎然、生生不息。


所以,千万别让这份跨越了数十亿年的辉煌毁在我们手里。


愿这片被遗忘的森林,不再被遗忘;


愿那些濒危的生物,都能再次活跃在我们的视野里……


(优酷可看)


山河有色,万物有灵
它们都不该被遗忘
上一篇: 全国392所野鸡大学名单曝光 部分学校换个域名继续存在
下一篇: 哔哩哔哩上线漫画APP 已经拥有数百部日漫国漫版权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