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风作浪的姑奶奶,看了吗?

百万文案的魅力,配上30位个性鲜明的姐姐,

总有一个是你想要pick的。

大方出场的第一个姐姐,还记得吗?


一曲《饿狼传说》,

拿出的是专业音乐剧的水平。

提起陈松伶这个名字,可能你没什么印象。

就像很多人,可能根本无法把台上快50岁的陈松伶,

和20多岁明媚窈窕的陈松伶联系起来。


但如果我把从前的照片拿出来,

你一定会惊叹一句,哦,原来竟是她呀。

在《笑看风云》里善良古怪

林贞烈

在《四大才子》里刁蛮任性


朱娉婷

在《天地男儿》里不卑不亢

方巧蓉

一头短发,清爽干净。

蓄起长发,灵秀动人。

美人如画,遗世而独立,不过如此。


曾经,没有人不羡慕陈松伶。

年少成名,15岁就获得歌唱大赛的冠军,

被经纪公司抢着签约。

年纪轻轻就和古天乐、郑伊健诸多男神搭档,

在TVB白金时代,留下如此多的绝美回忆。


而当她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却恍如隔世。

都说岁月不败美人,

却独独在她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迹。

可命运加诸于你的东西,

有时,你不得不接受。

比起乘风破浪的人生,

难上100倍的,是你不逆风而行,就会被溺死在深海中。


陈松伶的风浪,不是旁人给的,

恰是她最亲的人给的。

年少走红最容易被娱乐圈的虚华迷昏了头,

但陈松伶没有。


十几岁的年纪,

母亲非要她退学,早点出道赚钱。

陈松伶有自己的想法。

她想上大学,先完成自己的学业。

可是母亲威逼不成,还开始动手打她。

为了逃离掌控,陈松伶选择了离家出走。


一边拍戏,一边在片场用功学习,

最后拿到了香港中文大学的毕业证。

怎么也没想到的是,

才脱离一个深渊,她又走入了另一个。

和母亲断绝往来后,陈松伶住到了经纪人那里。

与其说经纪人,更像是亲人一样的关系。

陈松伶唤她姐姐。

可就是这个被叫作姐姐的人,

坚持认为陈松伶和新认识的女助理有暧昧关系。

无论陈松伶怎么解释,她还是把她赶出了家门。


那时候,陈松伶已经出道多年,

20年的积蓄、房产都是这个所谓的姐姐在打理。

走投无路的时候,经纪人给了她一个停留的地方;

她便毫无保留,把所有的信任给了她。

被赶走的那一天,

陈松伶带走的只有几件衣服:

我一分钱都没有,所有都不是用自己的名字,我没有要任何钱。

她们觉得我要离开,不可以拿任何东西。


后来的日子里,陈松伶都不愿意用“骗子”形容那个人,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年自己承受着怎样的绝望。

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

你以为的最亲近的人,其实都是窥视着你的魔鬼。

被亲妈当成摇钱树,

被经纪人骗光家产,

多年奔劳,却落得身无分文……

陈松伶开始怀疑这个世界。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落在我头上呢?


2005年,铺天盖地都是“陈松伶失踪生死未卜”的传闻,

事实上,

因为一连串的打击,她得了忧郁症。

人生最混沌的时刻,命运又给了她当头一棒。

好不容易和家人重新和解,

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以为人生都那么坏了,接下来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她被查出了卵巢瘤。


最难熬的时刻,她的脑袋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可能2006年的时候,

陈松伶应该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是,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当然不是。

如果是,

就没有乘风破浪的舞台上,

这个褪去铅华后,温和宽厚的陈松伶了。

就没有这个遭遇如此多不幸之后,

依然可以笑得很幸福的女人。


永远记得《笑看风云》里的那一幕,

第一次有人为林贞烈过生日,她不愿意把蜡烛吹灭。

包文龙问她为什么。

她说:

“林贞烈21岁时,遇见了包文龙,舍不得吹熄。”


时空从电视剧转移到现实,

陈松伶35岁时,遇到了张铎,舍不得一秒目光的转移。

因为为了等这份遇见,

她已经花光了上半辈子所有的运气。


2006年,陈松伶渐渐把工作重心转到内地,

也就是在这她以为自己会从世上消失的一年,

因为一部电视剧,

她和演员张铎相识相恋了。

原本做好了孤老一生的准备,

但那个男人猝然闯进了她的生活,

然后,终于把她从不见底的深渊拉回了阳光下。


当初因为男方小8岁,不被看好的姐弟恋,

早已变成了我要疼她爱她珍惜她温暖她一辈子的“神仙爱情。”

在陈松伶的世界里,

他不止是她的先生,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恩人。

为了让老婆安心疗伤,

他一个人在外面拼命工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五年。



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

因为每天吃药,陈松伶变得越来越胖,

她担心他会不会放弃自己、嫌弃自己时,

他却偷偷为她制定好了养老计划。

那是一份四十年的计划,

时长是余生一辈子。


记不清是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

我的生活被分割成认识你以前和以后,能停留在名为你的世界,每天醒来都有满心的喜悦。

前35年前,陈松伶真的太过不幸;

邂逅张铎,真的改变了她的一生。

采访时,八卦的媒体总爱问他们一个问题:

结婚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要孩子?

张铎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丁克一族。


面对养儿防老的追问,

他只是回答:

“我们两个只要身体好,就不需要养儿防老”。

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真相,


因为生病,陈松伶很难生育。

但这个男人把所有原因都归结给了自己。


爱情到底是什么?

不是你冲着我的光芒赶来,

而是在我狼狈不堪的时候,

你不顾任何人的眼光,朝我温柔的伸出手。

婚姻究竟是什么?

张铎给了他的答案:

如果你享受这种快乐,那么你就出来工作;

如果你觉得这个很累,

你想回家的时候,那五斗米的事情可以交给我。

作为演员,张铎一直挺低调。

《情深深雨濛濛》里客串过如萍相亲对象


《老有所依》里演过刘涛的老公


作为丈夫,在秀恩爱这件事上,却高调得很。


他不叫她松伶,他喜欢叫她松松。

松松参加任何节目,他都默默守在下面。

“不哭宝贝,有我在。”


在“追星”这条路上,老公才是近水楼台。


敢说松松胖了,

对,我老婆不卖身材,她只卖萌。


你是不是真心爱一个人,全都藏在生活的细节里。


也曾感叹命运不公,

但历尽磨难之后,世界总归会把最好的归还给你。

会有人不离不弃,

会有人悉心守护,

会有人帮你找回失去的快乐,还有久违的幸福。


时隔多年,陈松伶出现时,

有人感慨时光留不住,

有人唏嘘美人也迟暮,

但她脸上,更多的明明是看淡一切的云淡风轻,

还有,有一人搀扶走来,始终相伴的幸福。

青春没有不老的脸,

但总有人爱你如初。


在这个不敢谈爱情的年代,
也有很多很多的鹣鲽情深。

有人多情善变,

便有人承诺了就是一生。

上月底,黄日华太太梁洁华病逝。

他陪她抗癌7年,拼了命工作,散尽家财为她治病。

以命相搏,却还是没能多留她几天。


33年只爱一人,

如今阴阳相隔,仍挚爱深情。

梁洁华出殡那天,

黄日华给她写了一封信。


信中每一个深情满满的:“您”,

都是他把她放到了心上。

我不会忘记您所有的样子;

我会记得您所有的叮咛;

你走之后,以后我所有的遗憾,都和你有关。

“有幸娶到您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成功,最骄傲的事,

我会凭着您那份坚强,

永不放弃的精神继续我余生。”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那究竟要有多少次的回眸,

才能换来相守一生。

厚爱如陈松伶和张铎,

深情如黄日华和梁洁华,

他们爱情最美的样子,除了教会我们相信,

还有承诺过,便努力不离不弃的坚守。


有人说,

现在的爱情太脆弱。

看一眼顺眼就说一见钟情,

一言不合也能潇洒分手。

说到底,不是爱情太脆弱,

终归是我们还未真正懂得。

除了在一起的甜蜜、刺激,

一辈子的长度,需要的是用包容和承诺去维系。

那时,我爱你年轻生动的样子;

现在,我爱你洗尽铅华后的真实;

往后,不管你会变成什么模样,你的身份都是我最爱的人……


我们常说爱情就是要“跟着感觉走”,

但有研究表明这其实并不会带给我们幸福,

如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

想知道的后台回复:另一半


上一篇: 报告:企业IT预算增加移动平台投入 PC被边缘化
下一篇: 一首老歌唱哭千万人:人生实苦,总有人偷偷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