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伊雪

淡出京东具体业务很久的刘强东最近复出了。
据Tech星球报道,原京东零售集团旗下的京喜事业部近日升级为京喜事业群。新成立的京喜事业群整合了京喜事业部,以及原来京东零售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旗下的新通路事业部、社区团购业务部、1号店业务等部门。并且,该事业群的负责人将向刘强东汇报,而此前京喜事业部的负责人韩瑞是向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汇报。
对于上述消息,截至目前,京东官方并未置评。一位京东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新成立的京喜事业群负责人是李亚龙,李亚龙直接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汇报,而原来京喜业务负责人韩瑞已经调任平台业务中心负责人。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刘强东不久前还在公司高管会上宣布,会亲自带领京东打好社区团购一仗。这是近两年来刘强东首次提出要负责某项具体业务。实际上,就在今年年初,刘强东还表示,2020年他最关注的核心是京东集团的战略、组织、机制、人才和文化等“务虚”的课题。
刘强东为何突然要回到业务一线,亲自负责包括社区团购在内的京喜事业群呢?答案或是下沉市场。
在电商三巨头阿里、京东和拼多多中,京东对于下沉市场的渴望无疑是最强烈的。相比于阿里和拼多多的年度活跃用户都已经超过7亿,京东的年度活跃用户数为4.4亿,这两项数据的差值就在下沉市场。
今年8月份,一位京东集团战略部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今年京东在下沉市场最重要的目标是实现用户增长。该人士说,京东希望渗透的是下沉市场中已经使用过淘宝和拼多多,但还未成为京东用户的那部分人群,“据此,大致估算京东在下沉市场还有5亿空间。”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京东就已经开始将下沉市场作为重要的战略方向。为了向“5亿空间”的下沉市场渗透,京东采取了多项举措,包括将社交电商京喜接入微信一级入口,推出专门针对下沉市场的极速版,以及在线下通过合作、自营和收购等方式开各种类型的实体店铺。
这些动作在今年取得了一些效果。2020年前三季度,京东新增的年度活跃用户数为7960万,这一数字在2019年同期仅为2900万。不过,与竞争对手拼多多相比,京东在活跃用户数上的增长就显得十分逊色了。2020年前三季度,拼多多新增的年度活跃用户数达到近1.5亿人,几乎是京东的两倍。
京东需要在下沉市场渗透得更快,获取新用户的速度也要更快。今年,吸引滴滴、拼多多和美团大举入场的社区团购也开始进入京东的视野。对京东来说,社区团购或许是在下沉市场获取新用户比较高效的方法。
不久之前,在解释美团为何要做美团优选(美团的社区团购业务)时,美团CEO王兴表示,在生鲜食杂领域,美团曾尝试过不同的模型,最终选择美团优选,是因为这种商业模型最高效,能够帮助美团渗透到四线以下等比较下沉的城市和市场。
社区团购引来互联网巨头趋之若鹜的另一原因是,如果模式跑通,则品类可以从生鲜食杂扩展至更广泛的零售和电商。
滴滴的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负责人陈汀就表示,滴滴要做的不是社团团购,而是社区零售,而更大的版图则是抢占电商市场。据界面新闻了解,美团押注社区团购也有类似考虑。这些公司的进入可能都会对以电商零售业务为基本盘的京东产生一定威胁,仅从防御角度考虑,京东也不得不重视社区团购。
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新成立的京喜事业群可能会整合进原京喜事业部、新通路事业部以及新的社区团购事业部等部门。这意味着刘强东希望将京东布局下沉市场的不同业务整合进一个事业群中,产生协同效应。不过具体如何整合,可能还未最终落定。
社区团购目前处在发展早期阶段,如王兴所说,“美团仍在探索中,也不确定哪种模式会在竞争中取胜”。但如论如何,社区团购已经搅动了一场互联网巨头对于下沉市场的争夺战,甚至可能会改写未来的零售行业版图。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上一篇: 今天大盘的走势昨天老佟又蒙准了!
下一篇: 魏县中医医院开展春节访贫问苦送温暖活动